全国统一咨询热线:13717892010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12博12bet官网
联系人:尤经理
手机:13717892010 / 13240047720
邮箱:info@usuchina.com
网址:www.cpevitas.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北京8503信箱(798艺术区)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2016年7月8日,“啊昌”何云昌个展将在今日美术馆开幕
发布时间:2016-07-14 10:39:01 浏览次数:

 2016年7月8日,“啊昌”何云昌个展将在今日美术馆开幕,这是其第一次全面文献性的学术大展,呈现近20件作品,涉及行为艺术、摄影、装置等多种方式,横跨何云昌长达20年的创作历程。除了陈列创作背后的实物、文献档案、视频资料外,何云昌还将带来一件全新的现场行为作品。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行为艺术家,何云昌的创作联系了两个由行动与现实组成的世界,而他则以身体的行动来诠释这两个世界的交隔。从1994年第一件行为作品《破产的计划》开始,到1999年的《金色阳光》《与水对话》进入创作旺盛期,再到2003年之后的《抱柱之信》《石头英国漫游记》与《一根肋骨》,何云昌的作品形成了独立而又完整的个人体系。这些作品一方面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切入现实的种种例证,植根于本土问题出发的雄心;另一方面,许多作品也成为中国行为艺术历史转型的标志。

 
  三大板块呈现20年创作历程
 
  何云昌的行为艺术缘起于中国所经历的诸多现实冲突与历史、意义、价值、梦想,本次展览以其个人的创作轨迹、现实处境、形式转变为主线,借用回溯、截取、错置等叙述手法,进行全新的联结与对话,试图勾勒出何云昌多年艺术创作中观念逻辑的丰富性和视野的广阔性。
 
  由此,展览以特殊的布置来呼应何云昌系列创作的隐喻性结构,将今日美术馆1号馆的2、3、4层联结为一个循序渐进的整体,以此对应艺术家创作的多个阶段。展览共分为三个部分:缘起、激荡和回响,选取的作品涵盖何云昌诸多的重要创作,尤其是由个人意志独立完成的行为部分。
《预约明天》实施于1998年,是何云昌对外公开的第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他全身涂满泥巴,不断通过断线电话拨打错误的号码,全过程历时75分钟。
《上海水记》实施于2000年11月3日的上海苏州河。何云昌在苏州河下游取10吨水运往上游5公里处,再把10吨水倒回河里,这样让10吨水重新流淌5公里。
《枪手》实施于2001年3月31日,何云昌在昆明与高压水枪对峙30分钟
《抱柱之信》实施于2003年的丽江,何云昌将自己的左手浇铸在水泥里24小时,再现《庄子》中的情景。
 
  第一部分“缘起”包括何云昌持续72小时的现场行为、一件由持续至今的行为改装的装置作品,以及涉及现实背景、个人情感、物质转化、信仰与神话的作品,由此勾勒出展览的缘起;第二部分“激荡”展出何云昌作品《石头英国漫游记》的300多个视频,以及三件与自然对话的作品,由此彰显出贯穿何云昌创作生涯的自然观与宇宙观。这种观念被策展人崔灿灿形容为:“如同夜幕降临、白日西沉中渺小生命与天地无限、大地磅礴之间的激荡精神。”第三部分“回响”展出的作品代表了何云昌创作生涯中最为鲜明、突出的风格,通过身体对抗和坚韧意志,对生存空间与精神超越的描述,给予行为以不灭壮志的力量。
《出入》从 2007年11月23日在北京草场地开始实施的劈柴行为,何云昌在空闲时间把从木材市场买回来的木头劈成长短一致的小木块,并在上面写上日期,摆放在工作室墙壁前的铁架上。
《黑域》实施于 2013年,何云昌将北京黑桥村的一间小屋子里外全部涂黑,在房顶插了一面黑色旗帜。
《涅槃·肉身》实施于2013年4月13日16:45-14日16:45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国家美术馆,何云昌将身上的所有衣服一点点地烧尽,历时24个小时。
 
  最终,这三个部分将展厅连接为一个循序渐进的整体,艺术家以个人的角度直面中国现实社会和行为艺术的历程,同时也通过作品将“啊昌”的形象汇入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轨迹中。此外,本次展览还首次展出何云昌作品背后的文献档案,以此探讨材料—文本—完整性思想之间的递进关系。
早在90年代初,何云昌就开始了行为艺术的创作,到90年代末,因其作品的语言穿透力和社会性批判,何云昌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行为艺术家。他通过作品对中国社会发展中底层的现实处境、精神指向与生存方式的介入,显示出强大的个人能量。
 
  策展人崔灿灿曾说:“何云昌的行为历程,亦如一本词典,它联系了两个由行动和现实组成的世界,线索丰富有力,语汇磅礴简练。”这两个世界一方是个体的肉身力量、坚韧意志、时间的厚度、智性方式;另一方是不断上演的现实事件的持续冲击,历史神话的反复演绎,自然之道的轮回不灭。然而,觉悟到这两个世界的对峙关系,也就走上了揭开何云昌作品的思想道路。
 
  何云昌的行为艺术创作以身体的行动,演绎了这两个世界的交隔。其中,肉身受难的形象,形成了极端又永生的美学,它象征着我们自身生命的历史和正在为信仰做出的付出与不付出。正如艺术家艾未未所说:“何云昌的行为具有了近似于一种宗教的含义——信仰为之付出,或不信仰为之付出。”事实上,这种种迹象是何云昌有意识的创造,继而通过他的身体抵达。因此,观者在展厅中看到了那些种种看似不可思议的行为,艰难的过程,见所未见的美学,对生命意义近似荒谬的挑战。